您当前的位置 :新闻 > 社会新闻 正文

父亲通过网友微博转发孩子图片寻回被拐3年儿子

发布时间: 2011-02-09 16:58

彭高峰与儿子回到宾馆里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思恋是一种什么样的痛?无奈是一种什么样的痛?绝望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折磨?”湖北籍男子彭高峰在自己的寻子日志中写道,这种切肤之痛是常人所难以感受的。

  昨天下午,在经历了八个不眠之夜后,彭高峰通过网友在微博上转发的孩子图片,辗转寻找到被拐走三年之久的儿子彭文乐。在见到儿子后,彭高峰放声痛哭嘶吼。已7岁的孩子对民警说:“哭的那个男的是我爹爹,我记得了。”据初步了解,当年在深圳街头抱走孩子的,就是他后来的养父,已在去年病逝。

  这次成功营救行动,也是近期在各大微博上掀起的民间打拐热潮的一个令人欣喜的成果。曾经在2008年采访彭高峰,并在随后的几年中不断帮助彭寻找爱子的《凤凰周刊》记者部主任邓飞(查看微博),陪同彭高峰一同赶赴江苏邳州的彭文乐养母家里认亲,并在微博上直播了解救过程。

  春节前获失子线索

  2011年2月1日,农历大年二十九,深圳关外公明镇合水口社区,湖北籍男子彭高峰和妻子却紧锁着眉头,丝毫看不出临近年关的节日喜庆。彭高峰说,当时自己想着,又要度过失去儿子的第三个春节了。

  当天晚上,彭高峰接到一名江苏大学生打来的电话,称在邳州见过一个孩子,神似微博上所传的彭被拐走的幼子彭文乐。据彭高峰事后回忆,接到这个电话后他并没有感觉,三年多来,他接到过不少类似电话,每次他都满怀希望去,多数是失望而归。

  那名大学生告诉彭高峰自己可以拍照片给他。大年三十的下午,照片到了彭的手中,他当时就蒙了,“那表情就是我孩子的”。

  随后他立刻打电话给深圳公安,辖地派出所所长也来到他的家中,确定大年初三出发去江苏寻找孩子。

  就在彭高峰与民警们赶往江苏时,曾经采访报道彭,并在随后几年中不断在微博上帮助彭寻找失子的《凤凰周刊》记者部主任邓飞也从湖南赶往江苏,并开始在微博上直播解救过程。

  两地联手一波三折

  彭高峰说,在去见孩子的路上,他非常害怕,根本无法入睡,“害怕这个信息是假的,因为太多假信息了,被骗得不敢再相信了,又害怕真的就是,因为有些接受不了现实。”

  寻找儿子的行程也并非一帆风顺,大年初四,彭高峰与深圳警方赶到邳州,心急如焚的他仍要遵守警方的办案流程,众人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摸清了孩子目前被收养的情况。

  大年初五,民警在按照部署赶往孩子的养母家时,却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,孩子不在家,去外婆家拜年了。彭高峰说,这个突然的消息让自己绷紧的神经有些失控,他甚至想立刻冲到孩子那里,一把将他抱在手中,再也不撒手。

  “警察就安慰彭,我们需要忍耐,要一击必中。”邓飞说,在宾馆里等候时,彭高峰很崩溃,不断痛哭。

  邓飞说,在又一个不眠之夜后,昨天下午,警方冒险赶往孩子的外婆家,找到了正在玩耍的孩子,将他和养母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据邓飞在随后的新浪微博直播中讲述,在接到警方通知后,他陪伴彭高峰赶往公安局。路途中,彭不断抽烟,紧张,说不出话,还抓住邓飞的腿,手不断哆嗦,喊冷,甚至一度无法控制眼泪。

  孩子认出痛哭生父

  赶到派出所后,彭高峰一看见孩子就扑了上去,开始大哭和嘶吼,民警善意地提醒他不要吓坏了孩子。邓飞说,孩子当时愣愣的,后来告诉警察说,“哭的那个男的是我爹爹,我记得了。”孩子的养母则在一旁看着,一边抹眼泪。

  彭高峰流着泪,给家里打电话,翻来覆去就是一句,“是我们的孩儿,是我们的孩儿。”让孩子给妈妈说话时,孩子开口叫妈妈用的仍然是地道的湖北潜江话。通过向当地警方了解,彭文乐现在已经念二年级了,名字也被改成了韩龙飞。他目前学习很好,养母很爱他,待他很好。

  邓飞等人初步了解,孩子的养父就是2007年从深圳抱走彭文乐的那个男人,当时他也在深圳打工,有一个女儿,可能需要一个男孩子养老。孩子的养父因为得癌症,已经在去年去世。

  昨晚6点,彭高峰带着儿子住进了邳州市一个酒店。他说,父子俩要说一晚上的悄悄话。

  “丢孩后天都塌了”

  父子俩确实有太多的悄悄话要说。三年来的艰难寻子之路,对这个曾经是军人的汉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。

  2008年3月25日,对于彭高峰来说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。那一天,他4岁的儿子彭文乐在深圳街头玩耍时,被一名男子强行抱走,“电子监视器显示,我的乐乐拼命挣扎,但还是被人贩子带走了。”

  老家在湖北潜江的彭高峰曾过着平凡又普通的三口之家生活。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,夫妻二人带着儿子来到他们眼中的国际大都市,两人在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镇开了家电话超市。

  为了寻找儿子,彭高峰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,并在自家电话超市外悬挂着“寻亲子、悬赏10万”的灯箱和横幅,还在网上开起了寻子博客。他每天清晨从出租房来到店里,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,登QQ,看有没人给他留言,每次都是失望。彭高峰说那是种煎熬。

  彭妻自从孩子丢失后,头几个月天天以泪洗面,现在还老是自责“没带好孩子”,有时会神情呆滞,别人抱着孩子从她面前经过,她就会睁大眼睛盯住孩子不放,然后大滴眼泪夺眶流出。

  三年专职寻子之路

  彭高峰说,在孩子被拐不久后,便把店交给妻子打理,自己则走上了专职寻子路。彭高峰坚信可以找到儿子,因为彭文乐相貌很奇特,眉眼很宽,三四岁就长得像个大孩子,看一眼就能记住。孩子失踪后他还是去给儿子交保险,保险工作人员很惊讶,说“你的孩子不是失踪了吗”,他说,我会找到儿子的。

  三年中,彭高峰四处奔波,散发寻子广告,虽然一直没有儿子音讯,却由此认识了许多和他们一样的伤心父母。家长们总结出,常常是一瞬间的大意,导致终日的悲痛。同病相怜的他们走到一起,建起了QQ群,分享信息、互相支撑,扩大寻子范围,提高找到孩子的机会。

  据彭高峰介绍,目前比较活跃的民间自发救助方式,包括宝贝回家网站、西安的寻找爱子联合会及广东东莞、河南郑州等地的寻子联盟等。

  “当时想,就算找不到自己的孩子,能帮其他家长找到孩子,我们也一样高兴!”彭高峰说,自己积极参与到这些组织中。三年中,他每天通过各种途径留意走失儿童的信息,并及时把这些信息在网络上与丢失孩子的家长共享。彭高峰说,自己还曾经参与解救过被拐儿童,帮几位家长找到了孩子。

  今年春节,在微博上掀起一轮民间打拐、解救乞讨儿童的浪潮中,彭高峰终于找回自己的乐乐。

  -日记摘抄   苦涩的三年寻子日记

  彭高峰,湖北潜江人,现年33岁,退伍军人,中共党员,初中文化。

  他在日记开头写道:“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一个漂亮的妻子,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,他的名字叫彭文乐。”不幸发生在2008年3月25日晚,孩子在他经营的电话超市前突然“消失”了,长达三年的寻子之路从此开始。

  方圆2公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撕心裂肺的呼叫声。——事发后,彭和妻子在事发地附近寻找孩子

  我已经失去了理智,当时就给办案警察跪下了。我乞求,我痛哭,我呼喊。——办案民警赶到,彭回忆当时的场景

  错过了堵截人贩子的时机,我的孩子可能就被人贩子带走了。——事发当晚,彭到派出所,初步怀疑孩子被拐卖

  我80岁的老奶奶晕倒了,她经不起这么大的打击,一直瘫痪在床上,现在我还在深深的自责。——事发后,彭将消息告诉了家人

  一首《别让妈妈的世界泪雨飞》主题歌彻底的击破了我的神经。我在网吧痛哭起来。——彭高峰街头寻子未果后,把希望寄托于网络,记录首次上网的情景

  卓爸紧紧的握住我的手,没有语言,只有同泪,命运把我们捆在了一起,不是亲人胜亲人。——网络上,彭高峰认识了同样丢子的孙卓,彭记录两人初次见面的情景

  我千万不可以倒下,要是我垮了,我的这个家就完了。——彭的岳母在寻子过程中晕倒。彭记录了在抢救室见岳母的情景

  有我在,天塌不下来。我就是变卖家产也要把孩子给你找回来。——媒体首次答应对此事进行关注,面对几经崩溃的妻子,彭说出了此话

  寻亲子店建成后,每天围观的人好几万,我的寻人启事也一万份一万份地加印,但始终没有征集到有用的线索。——媒体关注后,彭建起了寻亲子店,店面挂有多张孩子的照片,上面写着“悬赏10万,征集当日目击者提供线索”

  我们7个家长坐火车,没有钱买坐票,只能在厕所旁的角落里勉强坐会儿,1个人的位置,7个人轮回坐,就这样,我们一起坚持了16个小时。——彭和其他丢子的家长认为,孩子可能被拐卖到了大城市,于是便“撞大运”地来到北京寻子

  我们全家4个人,24小时不停的看录像,大概看了一天一夜。——事发2小时内,人贩可能从8个路口逃窜,彭记录和家人反复看录像的情景

  在离我们超市很近的路口,一名男子抱着一个小孩飞速的横穿马路。我的全身的细胞突然的沸腾了。我反复的倒回来看,我们全家确定就是我们的孩子乐乐。——彭从视频中首次看到了儿子彭文乐

  我孩子已经挣脱了人贩子的手,趴在地下大哭。路上还有很多的行人。也有很多的目击者看了我的孩子,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上去问上一句,也许可以挽救我那可怜的孩子。但是冷漠的路人最终事不关己的走开了。乐乐还是眼睁睁的被那个魔鬼抱走了,消失在茫茫夜幕中。——彭对路人的行为表示遗憾

  每个细小的线索,我都不会放弃。——媒体关注后,有很多热心市民给彭致电,或是安慰或是提供线索

  5·12地震发生后,看着从废墟中搬出的一具具小孩的尸体,我不知哭了多少次,最终,我买了去四川的票,要去那里当志愿者,解救孩子的生命。——因灾区全面戒严,彭的行动未能成功,寻子之路已经耗费了他家多半的财产。最终,彭掏出200元钱捐给了灾区

  街头碰到每个人,我都会从书包中掏出寻人启事,别管人家要不要,多问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。在街头,饿了就买几个馒头充饥,困了就在公园或是天桥底下睡一会。——彭记录下寻子过程中的经历

  就算不是我的孩子,我也要帮他们脱离苦海,帮助他们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——寻子过程中,彭带领记者赶赴山沟里,帮助解救其他被拐儿童。彭在广西藤县发现了2名被拐儿童,事后两人被公安机关救出,彭记录了当时的心情

稿源: 京华时报

作者: 韩大鹏 编辑: 胡武龙

  •   评论发表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>> 查看评论]
  • 用 户: 请文明用语并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!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